留学咨询行业从业人员调查
海外学区房

国际教育信息库

当前位置:教育优选 > 欧亚留学

女留学生日本遇害 单身母亲:我的天塌下来

2016-11-07 新京报

  姓名:江歌

  性别:女

  终年:24岁

  去世原因:意外

  去世时间:

  2016年11月3日

  事件:在日本留学的女学生江歌在住所遇害身亡

  “妈妈,我到中野站了,这会儿和刘鑫会合,一起回家”。

  11月2日23时08分,和母亲挂断微信语音聊天后,留学日本的江歌,和往常一样,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  那天街道平静,电车来来往往,江歌再走上10分钟,就到东京都中野区6丁目附近的家了。

  但远在1700多公里外的母亲江宛秋(化名)没有想到,这竟是最后一次听到女儿的声音。

  一个多小时后,江歌在住所遇害。时间是3日凌晨0时15分左右。

  4日东京警方发布通告称,当时江歌室友听到门口的撞击声和呼喊声后报警。但当警方赶到时,江歌已倒在二楼走廊的血泊中,其头部遭利刃砍伤,伤口长达10厘米,颈部和手部也有多处刺伤。

  送医两小时后,江歌因失血过多而亡。

  和江歌相依为命20多年的江宛秋,昨日在微博中写道:“你是我活下去唯一的精神支柱啊,现在,我的天塌下来了。”

  打两份工的留学生

  中野地区是东京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区之一,以住宅区为主。2日下午四点左右,一阵吵闹声打破了平静。

  “听到二楼嚷嚷了一段时间,说的也不是日语。”住在一楼的房东说,没一会儿,便看到租客江歌和舍友外出。

  当晚,迷迷糊糊听到惊恐的尖叫声时,房东一家并没有在意。直到警方到达现场后,他们才得知江歌出事了。

  房东一家人至今无法相信,初次见面便觉得聪明伶俐的姑娘,会遇此横祸。“很喜欢这女孩,3月底刚住进来的时候,还特意给我们送来了中国点心。”

  出生于山东青岛某村落的江歌,家境并不富裕。她一岁丧父,家里全靠母亲一人做些小生意维持生计。

  去年4月,亲戚们都反对她出国留学。考虑到每年十来万的留学费,以及女孩的人身安全问题,他们都曾极力劝阻江歌放弃留日计划。

  但母亲江宛秋却知道,一向懂事的女儿,若有了主意,无论如何也劝不住。一心想过平淡日子的她,在关键时刻卖掉家里的一套房子,存了20万银行保证金,支持女儿的选择。

  机场送别那天,看到女儿转身进了安检,江宛秋便哭开了。“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国外,好在江歌也争气,不仅顺利考取了法政大学的管理学硕士,还一直坚持打工。”江歌表哥王磊(化名)回忆,妹妹总是报喜不报忧,只是偶尔才会私下说,学业很忙,要做市场调研,还在勤工俭学,有时也觉得辛苦。

  《日本留学打工限制》规定,在日留学的本科生和研究生,一周的工作时间为28小时。同时做着两份工的江歌,每周都打工28小时。平均计算,就是每天4小时。

  江歌曾提及,按照汇率,一小时能赚50元左右人民币,一个月就有五六千,交完每月约6万日元(折合约4000元人民币)的房租后,还略有盈余。高中寄宿时就学会独立的她,留学期间越发勤奋。

  今年3月,江歌在研究生入学前回了一次家。与王磊聊得最多的,还是心疼妈妈太不容易,不能对不起她的付出。她希望毕业后能在日本找个好工作,多积累些工作经验,就回国好好陪母亲。

  活泼仗义的“皮猴”

  照片里,24岁的江歌永远露出牙齿微笑着,她身高165cm,皮肤白皙,脸颊瘦长,戴着黑框眼镜,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。

  然而,认识的人都知道,江歌天生活泼好动。小时候因过于调皮,属猴的她常被家人称作“皮猴”。“都这么大的人了,每次一见面,还是立刻往我身上跳。”王磊忍不住哭出声来。

  云华是江宛秋在村里最亲密的朋友,也是看着江歌长大的干妈。在云华印象里,江歌从小就大大咧咧的,也总爱说爱笑,有她在的地方就有笑声。

  “她特别喜欢《火影忍者》,初高中就一直在追,这大概是她读日语的原因吧。”大学时期的好友郭琳(化名)介绍,江歌高考后离家去威海读专科学校,后来又自考到曲阜读本科。在短暂的两年大学时光里,她是班里最优秀的学生之一。

  日语专业考试分为三级,一级最高。郭琳记得,那会儿班里没几个人过得了,“很多人考两三次也没考过,江歌一次就考过了一级,她确实也感兴趣。”

  郭琳最感动的是,江歌主动把自己复习考试的材料用书借给室友,并耐心地教大家做阅读理解的方法,模拟练习也帮着估分。有一位室友考前心理压力大,江歌就教她早起时多给自己积极心理暗示的方法,并为她打气加油。“都知道她很仗义,最热心,每次我都条件反射地向她求助。”

  很少有人知道江歌感性的一面。爱追星的她,有次悄悄在日本ARASHI组合的领队大野智生日当天,拉着室友去蛋糕店买了一个小蛋糕给偶像庆祝生日。“这种事能让她开心好几天,但我们一个外教生病去世时,她一个人也哭了好几天。”郭琳至今不愿意相信,这么可爱的女生,会遭此厄运。

  与母亲相依为命的“小歌子”

  一岁时丧父,江歌与母亲相依为命20余年。在江宛秋眼中,“小歌子”是她生命的全部。

  为了供女儿读书,江宛秋批发布料,再做些衣服,每周固定时间赶在集市上卖。后来,她开了超市,早上7点经营至夜里10点才关门。“她不想江歌过得比别人家孩子差,一直很拼。到了快50岁的年纪,我姨身体也透支得差不多了。”王磊说,全家人都心疼母女俩。

  今年8月,想念女儿的她第一次来到日本,江歌用打工的钱给她买了昂贵的手表和项链。往年,江宛秋过生日,江歌总会买些装饰品送给母亲,“也不贵,就是想帮妈妈打扮打扮。”云华看到,江宛秋每次收礼物时,脸上都笑开了花。

  原以为再等一年半,就能迎接女儿回来,江宛秋满怀期待。4月份江歌入学读硕士时,她听从了女儿的劝慰,转让了经营三年的小超市。想着换份轻松的工作,她去考了月嫂证书。却没想到,工作还没找到,便听到女儿的噩耗。

  江宛秋曾和云华提起,隔壁村叫刘鑫的姑娘也在日本留学,和男友分手没去处,九月份搬来和江歌同住了。“江歌之前是自己住,她担心女儿生活孤单,听说有人来陪着,还挺高兴。谁想到,这孩子走在了前头。”云华知道,作为母亲,没有比这更心痛的事了。

  “江歌是家里的骄傲,别人要读一年语言学校才考大学院,她半年就做到了。”王磊回忆,一周前,他还收到江歌的微信,她习惯性地询问,妈妈可好,姥姥如何?

  因母亲名字中带有“秋”字,江歌在微博中称她为“秋天”。

  “2016来了,不知道我的秋天,耳鬓又多了多少白发,我愿岁月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吧,保佑我秋天和太太(指姥姥)平安无恙!!!”元旦当晚,江歌曾在微博许下愿望。

  昨日,江宛秋提到这条微博时表示,傻孩子,你就这样撇下我们,我和姥姥还能活吗?还有活下去的勇气和理由吗?二十多年,你是我活下去唯一的精神支柱啊,现在,我的天塌下来了。

  【后记】

  江歌和朋友聊天时曾说,好想去听一场ARASHI的演唱会。

  她的微博停留在9月28日深夜。在3000多条微博中,她喜欢转发美食、动漫和最爱的大野智,偶尔袒露悲伤的心声:相信着未来,却没有未来。

  11月4日凌晨3时,江宛秋在微博上发布求助信息,称自己是留学生江歌的妈妈,女儿在东京遇害身亡,希望警方破案,还女儿公道。她一遍遍转发大V微博,并陆续发送了18条相同信息的微博。

  当天下午5点半,她到达东京成田机场,之后到警署配合调查。

  11月6日,中野区6丁目通往江歌住所的路灯依旧明亮。后方的轨道上,电车来来往往,川流不息,街道如往日般平静。

免费留学咨询申请表 国际游学qq群:231348764 国际学校家长qq群:512900566

姓名: 联系电话:
语言: 留学意向国家:
我想读:
留学服务机构

联系我们

  • Mail:zhoul@cernet.com
  • 电话:010-82055009-8108

关注我们

  •     
  •   国际教育微信        国际教育微博